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切割厚度0.5mm-20mm、不锈钢切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DM8新品发布会:中国数据库四十年的回顾与展望
发布时间:2019-06-11        浏览次数:        

  【IT168 资讯】在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为了人类播下了火种,促进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中国数据库的发展历程中,也有这么一批“播种者”,不断为数据库的延续发展而砥砺前行。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伴随着登月工程等大型项目而生的数据库,从一门新兴科学,逐渐走入国计民生领域。而当时我国的数据库研发,还未起步,真正萌芽还要追溯到改革开放初期,中国高校及科研科研工作者的自发探索,相继播下数据库技术的火种,随后中国数据库开始萌芽,数据库技术的研究和推广就此展开。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数据库还在理论探索与原型研究时期,以发表著作,培养学生为主,少数进行原型探索。作为数据库行业推动者之一的冯玉才也在同时期开始了对数据库的探索。

  当时还是华中科技大学一名教师的冯玉才开始接触数据库管理系统时,美国的数据库管理系统已经商用,而中国的数据库行业却是一片空白。他暗下决心,要研究数据库技术,做一个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数据库,让中国数据库走向世界。

  他从零起步,历经三次失败,历时十年,宝贝心水论坛77691!在人员不足、经费短缺的情况,在科研的路上“孤独前行”。终于,在1988年成功研制了我国第一个自主版权的“数据库管理系统CRDS”。有了第一个产品后,冯玉才带领团队,将数据库与面向对象、地理信息、多媒体、王中王开奖493333图像、图形、安全等多个领域知识进行交叉研究,随后研制出多种数据管理系统的原型及产品。这些研究成果也在日后成为达梦数据库的“核心竞争力”,成为现在国产数据库的重要一环。

  上世纪90年代后期,信息化浪潮席卷整个世界。此时,国内数据库企业如雨后春笋蓬勃而出。

  当时的数据库市场面临两个选择,开源还是自主研发?由于数据库技术研发成本大,风险高,大多数数据库厂商都选择用国外公司开源的数据库产品进行研发,这就相当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自主研发的达梦数据库是很难与之PK的。

  大部分企业家都走了另一条“商业的道路”,面临抉择,冯玉才力排众议,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道路”,他认为开源对知识产权、信息安全、创新和企业文化都有致命问题。如果开源,短期内产品各方面可能会有显著提升,但如果由于没有经历过数据库研发的整个过程,无论是研发队伍、人才还是技术掌握都会有所欠缺,所以其根基是不牢固的。

  研发产品、探索技术,从无到有,才能逐渐建立起具有核心技术的护城河,才能厚积薄发,水到渠成。

  近年的中兴事件和一系列重大的信息安全事件,确实证明了冯玉才的深谋远虑,“达梦一定要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正是有了几十年前的坚持,达梦才成为现在国内唯一获得国家自主原创产品认证的数据库企业。中国才有了完全基于自主研发的数据库产品,才有可能在数据库市场上与Oracle等国际巨头分庭抗礼,才有可能带领国产数据库走进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做强企业就是产业报国,安全可控才能保家护国。”这句话一直是冯玉才研究数据库的信条。

  由于数据库研发技术起点高,难度大,光靠数据库前辈们的一腔热血,难以为继,还得有后来者和接班人。中国最早的数据库研发人才大多来源于各个高校的研发团队。他们率先跟踪学习国际数据库技术并将其引入到中国生根发芽,通过消化吸收以及自主创新研制出了多种自主的数据库管理系统,这也储备了大量的数据库专业人才。

  冯玉才早先就认识到了要壮大中国数据库事业,储备和培养人才是关键。他从最初一个人默默钻研,到后来成立课题组、研究所,再到成立公司……在这个过程中,培养了一批批的中国数据库人,为国产数据库的延续输送了宝贵的人才资源。他身为学者时,教出了几代数据库人才;身为企业家时,创造的达梦数据库孕育和培养了几百名硕士、博士,目前数据库行业很多精英都有在达梦学习、工作的经历。

  冯玉才和早期的数据库前辈们培养的人才,或投身工业实践,或专心学术研究,或出国汲取经验,或开创国内数据库产品。从他们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四十年前点燃的星火、四十年里培养浇灌的树苗,现在已经成材,成为国内数据库研发的骨干栋梁。在众多数据库人的努力下,中国的数据库终于开始了蹒跚学步。

  有了人才、有了产品后,却又面临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这个时候国内的市场,早已大部分被“IOE”占据,这三家巨头企业构成了一个从软件到硬件的系统,占领了全球绝大部分市场份额。国产数据库开始在夹缝中找市场。

  冯玉才也意识到,研发型企业必须具备造血功能,不能躺在研究成果上睡大觉,要走市场化道路。

  这是一个艰难的‘破冰’过程。比如说银行,使用国外系统已经十几年了,突然换成别的系统,如果出现问题怎么办?用户肯定是有担心的,达梦只能通过产品品质一个个攻克。

  转机出现在1997年,中国电力财务有限公司华中分公司财务应用系统就首次使用了达梦数据库的第二代产品DM2,这对DM2的产品化提升起了决定性作用,这也是国产数据库最早实现应用的案例。

  随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越来越被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在网络安全、安全可控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国家逐步加大了对自主数据库产品的支持,给国产数据库发展带来了发展机遇。在这种背景下,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和对核心技术的掌握让达梦获益颇多。

  达梦数据库逐渐在很多行业中开始积极实践并取得很好成果。采用达梦数据库在电网调度的核心应用的国家电网、基于达梦数据库的在线事务处理的民航客票交易系统等都是其抓住趋势,开拓市场的经典案例。如今,达梦数据库也开始在银行核心系统实现突破,比如武汉公积金核心业务系统、湖北银行新核心系统等等。

  在大规模商业应用方面,国产软件正不断被用户接受,在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行业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以达梦为代表的国内数据库企业正在扩展中国数据库版图。

  如今,中国数据库市场需求越来越多,国内的IT大佬、互联网巨头纷纷抢滩数据库市场,还有众多创新公司破土而出。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数据库厂商已超过200家,局面十分混乱,单凭任何一家企业的力量难以打破国外市场的垄断,需要有“国家队”出现,集中投入财力物力,形成大型的国产软硬件联合共同体,共同推进我国的信息化建设。

  在项目案例越来越多,产品应用领域越来越广的情况下,达梦的产品线也随之丰富起来,构建起了一体化的产品架构和全方位的数据解决方案及生态环境。在数据库产业链的上下游寻求产品、技术、渠道、商业模式上的新型合作。冯玉才带领达梦公司在国产基础软件领域已建立起长期而稳定的联盟,如中软、东软、浪潮、华迪、曙光、华宇、京华等公司都是达梦公司的重要合作伙伴。达梦将继续强化产业链的横向和纵向联合,从解决用户在数据库应用中遇到的实际问题入手,以实际应用带动产业链配套进行市场竞争。

  经过一代又一代科技工作者的传承,经历多年起跑、跟跑、追赶,国产基础软件经过积累,特别是近几年来的发展,在技术、市场等方面已经取得突破,国产数据库已经能够满足中国市场绝大部分需求。

  中国数据库发展的四十年,也是冯玉才实践着数据库中国梦的四十年。他从一个高校老师,转变成一个企业家;从教学生什么是数据库,转变为推广自己的数据库产品。伴随着中国数据库发展的整个阶段,和所有开拓者一样,这个过程是艰辛而坎坷的,遇到过陷阱、也走过弯路,从历史中吸取教训、总结经验,进行纠正。

  一个好的产品,需要在不断试错中发展,不可能一蹴而就。要实现数据库技术突破,只有在实际应用场景中不断发现问题,让国产数据库在一系列的项目中不断磨合,促进其产品的优化和成熟,从而革新技术,实现突破。

  达梦与各行各业的用户一起修炼近四十年的内功,成就了新一代产品DM8。它基于总结DM系列产品研发与应用经验的基础上,坚持开放创新、简洁实用的理念,历经五年匠心打磨,推出的新一代自研数据库,为用户提供技术先进、同时更充满细节的产品。

  在5月8日中国数据库大会上,达梦也将郑重发布新产品DM8。达梦希望通过这款产品,让用户无需因未来的挑战,而使自己的系统变得割裂、复杂、充满丑陋的妥协;一切都应当自然而然,化繁为简,合而为一。

  从国产数据库的第一把星星之火燃起,到如今众多国产数据库产品已经在润物细无声的进入到众多企业系统中。目前的国产数据库应用覆盖了银行、国企、政务等众多核心行业领域,也许我们浑然不觉,但衣食住行的背后,很多是由国产数据库支撑的。中国数据库技术从无到有,再到如今百花齐放的四十年风雨历程,凝结了数代老一辈专家的心血。冯玉才当时研究数据库的初衷就是想让中国人用上国产数据库,没想过这条路一走就是快40年。而且,将来可能还有一段更长的路要走。中国数据库要发展壮大,还需要有后来者接棒前行,共同探索求变,以颠覆性的技术获得核心竞争力,进而提升中国在世界信息化产业的地位。